炎紫玲

为庆祝今天军训结束,临时起意半临摹半画了只冕哥
第一次画可能会有些奇怪的地方(不是很懂你的头发(ˉ﹃ˉ)),但是,冕哥有那——么好看,好羞涩啊(*/ω\*)

我不就想来只大典太或者父亲吗?来了只爷爷⊙▽⊙!?
我终于要进入欧洲人行列了吗......(⊙v⊙)